Just for you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妃嬪身、帝王心(三)




  不久,太醫便被傳來了,我從沒看過他,想必可能只是職位小、才剛入宮的吧。
  只見他走進,看了一下我的臉色,在診了診脈搏後說了一句,「賀喜娘娘。」
  我看了看他冷靜的臉色,疑惑的問出,「我這不就才昏倒剛醒,哪裡來的喜?」
  「回娘娘,剛剛脈搏上顯示的是喜脈,不過還只是一個月的初脈,娘娘現在染了風寒,體質虛弱陰寒,不過只要吃幾帖安胎藥,調養好身子,胎像便能穩住。」
  我微移頭看像翠屏,只見她一臉驚恐,於是我意示她過來。
  「娘娘……」翠屏靠近我身旁,惶恐的在我耳旁小聲說道,「皇上繁忙,為了拉攏朝廷勢力,以及與眾多王爺爭奪皇位,除了幾次傳喚臨幸他人外,已經幾月沒有蒞臨後宮了。」
  所以便是馬季妍這原本身體的主人,不守貞節,與他人染指了,不巧剛好懷孕了,要我這個替身收拾爛攤子,不過,這可是殺身大罪呀。
  我在無奈下禀退了太醫,直到他快走到了外面,我才連忙出聲,「等,先別告知皇上。」
  太醫訝異地回頭看我,「娘娘打算隱瞞皇上?」
  我知道他內心所想的,「現在胎脈不是還不穩嗎?我怕皇上太歡喜,結果我出了個萬一,留不住龍胎,況且我會自個兒給皇上驚喜的。」
  只見他臉色回復先前,「是,娘娘,下官會派人每日按時準備藥膳。」辭了身後離開。
  一見太醫離開,我轉頭便問翠屏,「上一個月內,誰有來找過我?我這才剛清醒,記不太住。」
  我把所有我不知道的,全部推給了昏倒而導致頭腦不清晰。
  「娘娘,宮中最近動盪,連外面的官使、親人都不敢隨意進宮。」
  我看向翠屏,這個小奴婢還敢給我賣起關子來了,「所以呢?宮中除了皇帝外,難不成還和太監有關了?」
  「娘娘,也不是這麼說的,這宮中可是……」
  我怒了,難道這宮廷裡面,我知道的可是會比她少?「停,以後廢話少說點。」
  翠屏見我改了臉色,語氣慌忙說著,「娘娘前月倒是去了寺廟為皇上祈福,只是奴婢沒跟得去,也不曉得發生什麼。」
  這出宮時間倒是剛好符合,沒有出其他岔子的話,那麼便是此段期間所發生的,可是居然最重要的人物不曉得,以後絕對需要處處留心了。不過,除了這以外,總隱約覺得事有蹊蹺。
  「這件事以後就都別提了。」
  「是,娘娘。」她拿了寫完的後妃封冊給我後,便去幹活了。
  我快速瀏覽了一遍,把大致記下,只是對於陰貴人特別注意,依他的身家背景,不太可能只得個貴人封號,陰貴人可是有皇太后家世為靠山的。
  在之後這幾日間,皇上沒有來過,而我也過的悠哉,沒了平時的早朝、政事繁身,除了每日起身練練字外,沒人打擾,為了減少滋事發生,自己也沒去後宮或御花園走走。雖然因為懷孕這事,想出宮去寺廟查查,可想到自己才剛昏倒,頻繁出宮不恰當,定會被婉拒的結果後,這念頭也就放下了,反正時候到了,那人也定會來找自己。
  「時辰已經到了,該更衣梳洗了。」
  一日清晨,門外傳來提醒,朦朧間,我隨意應了聲,「嗯……」
  看來可能是最近太鬆懈,以前連就寢時間晚了,都可以自己提前醒來的,我隨意站著讓奴才更衣,內心想著,怎麼感覺很久沒上早朝,也不知道朝廷上發生了什麼,邊疆鎮守的還穩定嗎?災民們妥善安置了嗎?
  我仍閉著眼,等著頭頂置上朝冠,可是他們卻遲遲沒動作,「到底在磨蹭些什麼?」
  回應的這聲音非常熟悉,可是卻不應該在此時出現的,「娘娘,已經梳妝好了。」
  不戴朝冠還梳妝好了?他是新來不懂?疑、等等……「娘、娘娘?你、你在叫誰?」
  聲音的主人頓了頓,似乎在思索著,一會才道,「馬貴人娘娘?」
  不對、不對!「朕……」我猛然張開眼,視線前方站了個婢女,「翠、翠屏?」
  我驚恐的望著他,然後視線移到自己身上,這、這可是女子……記憶接連於腦中閃過,這、這一切不是夢?我心中陡了陡,不情願的承認,我現在是……馬季妍。
  我無奈的說著,「今天這麼早要做什麼?」
  「娘娘,太后免的一個禮拜到昨日,首次請安可是要比其他妃嬪來的早,才能顯出最大的誠意。」
  請安呀,我都忘了這回事,不得不面對皇太后以及眾多妃嬪了。
  也不知道,自己的皇后她最近可好?自己走的那麼突然,可是有憔悴幾分?
  我乘著皇轎,看著隨逝而過的景色,內心感受十分複雜,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遍佈全身。直到已經不能再乘轎了,我快步走過熟悉卻陌生的地方,停在聳立亮眼的建物前,楞楞瞧著再清楚不過的宮殿。
  「娘娘,長樂宮還沒到呢,還要再往前走會。」
聽著她的話語,我才更加意識到。我繼續看著眼前的椒房殿,是呀,她早都移到了那皇太后居住的長樂宮。
  她,再也不是自己的皇后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