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you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妃嬪身、帝王心(二)




  回神時,那個人早已離去多時,房間除了自己外,只剩下一位哭咽的婢女。
整理好情緒後,我只是淡淡的看著她唾泣,等到她已經沒眼淚,才靜靜出了聲,「哭夠了嗎?現在是怎麼回事?」
  聽著自己所發出的纖細音調,眼前所見的剔透雙手,還有不同於多年陪伴的金黃床帷及頂部雕刻的飛龍遨天,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成了妃嬪的擺設,身上覆蓋著紅紗綢綴金邊的暖被,這全都是自己不想承認的現實,可是卻希望眼前這個婢女可以抹煞掉一切。
  「娘娘……您昏倒的事不知道是福還是禍。」提到這件事似乎使那婢女想到了什麼,她突然哽咽起來,抽涕接著說,「娘娘的那件衣服是內務府送來的,沒想到被人動了手腳,布料之間連接處竟然被劃開,所幸沒有在宴請上出岔,可是,即使沒去到登基宴,依照我們馬家以前的勢力,好歹也冊封個正四品華容,怎麼只得了個正六品貴人……」只見她越說越不屈。
  娘娘,她叫我的這個稱謂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裡。
  唉……堂堂一個皇帝竟然成了這副德性,雖然在被緊錮於前殿時,所有可能都已琢磨過了,可是真正發生在眼前時,一時還是很難接受。即使內心的情緒波濤萬湧,但眼前的事實畢竟還是最重要的。
  後宮爭鬥竟然發生在自身上,說起來竟有點可笑。衣服被劃開?自己身上這個纖細柔弱的身體,究竟是誰?新帝才剛就位,隨即便被陷害。
  「我是誰?」
  「娘娘?」她一時疑惑的看著我。
  「我叫什麼?別讓我再次重複。」後面的幾個字我更是加重了語氣。
  她聽到後,立即跪了下來,似乎在擔心我發怒,「娘娘,馬、馬季妍……」
  好耳熟的名字,我思慮了一會,才看著眼前仍然跪著的奴婢,「伏波將軍馬援?」
  聽我這麼一說,她哭的更是厲害,「娘娘,你怎麼了?不要嚇奴婢呀……」
  剛剛才從昏迷中醒來,頭還昏昏沉沉,可是她卻一直哭啼著,實在覺得很刺耳,「不要再給我哭了!」
  只見眼前的丫環肩膀抖了一下,似乎被突然疾呼的制止楞住了。
  「抬起頭,你叫什麼?」我盡量輕聲著,顏上帶著笑容。
  只見她微微頭起頭望向我,彷彿猶豫了一會,才緩緩道出兩字,「翠屏。」
  「好。翠屏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你都相信我?」我頓了頓,直視她仍低垂的頭,才繼續說著,「如果是,我絕對不會吝嗇賞賜,在我底下絕對讓你輕輕鬆鬆,然而不是,自個兒去內務府領條白綾。」
  帝王氏的籠絡手法,把在自己一方的利益講白,可除此外,是絕對沒有另一條活路可選。
  只見她的頭垂的更低了,「奴婢不敢,奴婢不管怎麼樣都是娘娘的人。」
  我不管眼前這奴婢是被我恐嚇才踏入自己的陣營,還是本來就心甘情願賣命,畢竟現在可是緊急時刻,總要有人把近況講明告訴我。
  「現在,立份後妃封冊以及其身家背景給我,能詳細就詳細,我剛清醒,對皇上各個冊封皆不明瞭。」即使是自己人,也不能把自己真實身分透露一丁點。
  「是,娘娘。」翠屏立刻命人取了筆硯,當即在桌几上寫了起來。
  我望了過去,只見她振筆如飛,能如此琢寫一手好字的丫環可不多,「翠屏,你習過字?」
  「娘娘,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以前馬家各個兒女琴棋書畫皆被要求攝掠,即使奴婢的爹娘只是旁系,也所幸娘娘父親伏波將軍看我書寫不錯,便指給娘娘了。」
  這麼看來翠屏是家族蔗出遠房送來的,而且她提到的伏波將軍,更是讓我確定此身的身分。
  伏波將軍馬援,生前對討伐匈奴、諸蠻有功,當時在朝廷上可風聲鶴唳,可被人諫言提罪,於是馬援便被自己削了侯爵和冠印,貶至邊疆鎮守,臨死前,便把自己的小女兒託入宮中,她也曾悉心侍奉自己的皇后,怪不得自己會對馬季妍這個名字有印象,可偏偏想不到,竟然成了馬援的女兒、後宮的妃嬪、自己兒子的妻妾……
  試問自己有對不起過馬援嗎,就算有,也是帝王對臣民該做的,對於太過強大的勢力打擊,是維持朝堂均衡的法則。
  既然摸不著頭緒,就當做是上天在給自己開的玩笑話吧。也不知道是何時起,我堂堂一代的帝王竟然能如此樂觀。
  趁著翠屏在寫冊封條,就稍微在庭院活動伸展、適應這個身子,畢竟是以後要跟隨一輩子的。
剛想踏下床,才想起自己當初清醒過來的時候,手中緊握的小物,順手在床側撿起它。
  「娘娘,別起身,你現在的身子還很虛弱……」在一旁的翠屏發現我要爬起身,連忙制止我,並對外頭大聲喊道,「娘娘都醒過來這麼久了,還不傳喚太醫?」
  我也突然想起,只是跌倒便能夠昏倒三天,這身子也真是太虛了,之後一定要好好調養好,再要把好劍過來,趁機鍛鍊、鍛鍊。於是,我也就坐在床榻上,看起手裡的東西,不過卻並不是什麼稀奇,精心挑琢的上好玉佩,翡翠碧綠色在陽光折射下晶瑩剔透,很是耀眼,這只是在自己還是光武帝時的貼身玉飾,代表著所處的身分地位,本因隨著自身軀體一起埋葬下土,不過它在這小小妃嬪手上,也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  必要的時候,靠著這玉飾表明自己光武帝的身分也不是不可能。我在不被翠屏注意下,把它偷偷藏在自己衣裳內襯裡頭。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