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偏要和神爭(一)

 
  「我也喜歡你,我們交往吧。」眼前的男孩終於和青梅竹馬的女孩告白。
  「對不起。」女孩卻拒絕了。
  「那這是什麼?」男孩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,打開後上面寫著「我喜歡你很久了,我們交往好不好? 榛留」
  女孩看到後立刻的搶過紙條,訝異的問,「為什麼東西在你這邊?」
  「為什麼?這不是給我的嗎?」男孩面對這與自己當初所想不同的情節,無措的答道,「這明明是哥他說給我的呀。」
  「律翔哥把這個給你?」女孩臉上露出無奈又尷尬的神色,「吼,他幹嘛拿給你!」
  「該不會……你、你是要給哥的!」
  男孩看著女孩臉上變化,原來這一切,不過是自己妄想,那張紙條根本是給哥哥的,他、他本來是抱持著興奮,第一時間來找她的……
  好啊!那個傢伙死定了。男孩氣憤的離開。
  目標出現在眼前,男孩立刻揮拳一揍,國中和高中的身高差距,使得拳頭只擦過下巴。
  「你做什麼!」少年抓緊眼前弟弟的雙手,以防再受到一次攻擊。
  「你放手!為什麼榛喜歡你啊!為什麼你要把情書給我!」男孩死命掙扎,怒吼著。
  「炫耀嗎?」男孩仍歇斯底里吼著。
  「洛、律、安!」
  「你吼屁啊!榛她喜歡的是你!」男孩不管眼前哥哥的怒氣,仍然吼著。
  「那又怎樣,我又……」
  男孩趁著少年的不注意,狠狠踹了他的腳,又趁著少年放手的空檔,把他撲倒在地,對方還來不及防備之下,男孩又用力往臉上揮拳。
  「住手!」少年再一次拽住男孩雙手,此時臉上早已被毆的紅腫、流血。
  「哥,我恨你。」男孩憤恨說著。既然雙手被緊錮,那我就用腳。
  一腳踹向眼前的少年,把心中所有怨氣發洩,手又獲得自由後,男孩咒罵著轉身離開。
  之後,他借住了同學家,終於撐不下去後,男孩靜靜的回到家,卻發現家裡什麼人也沒有,桌上只留了一張紙條……
  「律安,如果回來了,到醫院來看一下你哥哥。 媽留」
 
  「哥,我來看你了。」
  那件事件時才國中的他,而現在已經三十歲了……病床上的哥哥,一躺也十幾年了。
  當初在街道轉角打架,洛律安離開後,哥哥就攤躺路中央,一台車駛來因轉彎死角害得哥哥成了植物人。
  「寒流來了,又濕又冷真討厭呀。」洛律安把一旁花瓶裡的水換成新的,爸媽早已在哥哥重傷後,四處奔走求醫而疲累過世,自己為了扛起家計、負擔醫藥費,連高中還沒讀完就去工地做苦工。多年來都是他獨自照顧癱瘓的哥哥,白天工作,晚上則在病房陪伴。
  「哥,對不起,當初我不應該意氣用事的,應該好好聽你解釋……」
  洛律安每天都活在對於哥哥的愧欠之中,淚哭也哭乾了,但只要作到關於哥哥的夢,每次醒來時衣衫總是被淚水沾濕。
  今夜,並沒有做夢,但白天上班前,卻不知道為什麼想多看哥哥幾眼。
 
  工地裡,搬運工來來回回穿梭著,而洛律安臨時被安排到建設,站在鷹架上忙碌著。
  「今天的雲怎麼這麼低,是要下雨了嗎?」鷹架上的工人大聲嚷嚷著。
  是呀,今天的雲特別的低,不知道是否昨夜的雨還沒下完,不過,站在高處望下,彷彿置身雲中,有種飄飄然的感覺。
  「喂,小心、昨夜的雨還沒乾,鷹架會……」
  即使有人出言提醒,但很不幸的事實是,我滑倒踩空了。
  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卻以人字型墜落,會不會太可笑了?正想著會以頭部先著地還是其他部位時,卻感覺落入了雙手的懷抱裡,柔軟綿密像似白雲般。
  「我還是看慣你傷心的表情了。」
  一陣冷冷的聲音傳來。
  「什麼……你是誰?我死了嗎?」洛律安語氣透露了驚恐。
  「不,你沒死,只是,我也可以讓你現在馬上死去。」
  傳來的聲音帶著些微的嘲弄口氣。
  「我居然沒死,那這裡是哪裡?」
  洛律安自從落入後,便緩緩上升,並漂浮著,全身被包覆於雲朵裡,白雲卻不會阻礙眼前的視線,一覽無際的城市,彷彿在夢中一般。
  「人間的最頂端。」聲音仍冷冷回答,無視於洛律安的驚訝,繼續道,「我能讓你有重生的機會,而你可以回到所希望的時間,但你必須付出代價。」
  「代價?而且你為什麼要給我機會?」即使多年不碰書了,但是仍然有個精明的腦袋。
  「強烈的愧疚感,使我一直注意著你,十幾年來……」聲音的主人似乎注意到自己何必解釋後,咳了一聲後便強硬說著,「你是要不要?」
  洛律安認真的思考著,自從哥哥成了植物人後,一切重心便擺在上面,自己失去了擁有夢想和追求的機會,努力的工作只為了負擔醫藥費,如果、如果哥哥並沒有出事,那麼他一定會去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  「好。」他還沒回過神,想法便脫口而出了。
  「記住,我會去取拿代價的。」
  耳邊聲音越來越小聲,突然,洛律安墜落了下去,無力感襲捲而來,身體持續往下墜,墜落、墜掉……似乎要落入最深沉的地底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