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you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殺手(三)

   「跟妳玩的啦!」閻梓的邪笑轉成微笑。
  「少爺……」馝跌坐下去。
  「怎又叫少爺呢?要叫梓,跟妳開玩笑的,看我最愛的寶貝怎麼做。」閻梓抱起馝走去了臥房。
 
  星華高中
  「嗨,瑆。」馝牽著閻梓向蕾瑆打招呼。
  「嗨,馝、閻梓。」蕾瑆笑著說。
  閻梓伸起手揮著,不發一語。
  「馝,我好想妳。」嵐跑了過來。
  「咦?妳認識本校校草?妳不是前天才轉來的?」蕾瑆問著。
  「那天她不是跟我打招呼……咦?那天好像沒看到妳耶。」馝憑著她所用在殺手的記憶回想著,好像有一個座位沒人。
  「那天啊,我出公假,贏得了合氣道、柔道、空手道、劍道都全市第一。」蕾瑆說著。
  「哇,好厲害。」馝說著,要幹掉她也不是普通的容易,她想。
  「沒有啦,嵐少爺比較強,他可得過世界冠軍,我還差的遠呢。」蕾瑆接著說著。
  「咦?少爺?」他叫嵐少爺?她可是從沒聽過閻梓提過。
  「我們喊校草、校花叫少爺、小姐。」蕾瑆說明著。
  「喂,都要打鐘了。」一旁的閻梓出聲,他發現大家無視他太久了。
  眾人皆驚,原來他還在。
  「妳要蕾瑆的資料都在這。」閻梓跟馝走回教室時,他把一疊資料都丟給她。
  「瑆,放學到頂樓一下。」馝隨即找了蕾瑆。
 
  放學後,頂樓
  「瑆,妳來摟?不對,應該改口叫你蕾瑞菈。」馝冷冷說著。
  「我……妳怎麼知道?」
  馝慢慢接近她,再把她逼到牆角。
  「妳父親賭博欠了很多債務,都是閻影攸還的。」馝說著,絲毫不讓他叉嘴,「九歲時,就被自己的哥哥強姦。十一歲,妳殺了妳哥哥,卻沒任何人知道,像消失在人間一樣。十四歲,妳遇到了閻影攸。」馝冷冷的說。
  「為什麼……?妳……?」蕾瑆貼到了牆上。
  「遇到了他,妳成了他的……」馝還未說完。
  「不--」蕾瑆轉身跳了下去。
  「愛奴。」馝轉身走了。
  「碰--」蕾瑆的頭落地,血跡濺起。
--羽--
  「再見,我的朋友。」馝緩緩的講。
  「事情辦好了?」閻梓從後抱住馝。
  「嗯。」馝拿出了項鍊。
  「很好。」閻梓拿了項鍊。
  「梓,我不想再當殺手了……」馝說著。
  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閻梓嚴肅了起來。
  「沒有,只是我……不想再殺人了,不想再活再恐懼中。梓,我們不要再殺人了,好不好?」
  「不可能!」閻梓堅決的說。
  「為什麼?為什麼不可能!」馝大聲回答。
  「不要再說了!」閻梓淡淡說著。
  「我看錯你了,我為什麼會愛上你……?你根本就沒在乎過我的心情。」馝心痛說著。
  「不是的!」閻梓抱住馝。
  「既然你想繼續當殺手就隨你吧!反正我要離開這裡。」馝用力掙扎著。
  「妳永遠是我的!」說完,閻梓強吻了馝。
  「啪--」馝打了閻梓一巴掌,「我恨你。」說完,馝便跑走了。
--櫻--
 
  「給妳。」他拿出一張面紙遞給了她。
  「嵐?!你怎麼知道我在這?」
  「妳和蕾瑆在頂樓的事……」他雙腳交叉,在她旁邊坐下。
  「你目睹了一切的經過?」
  「嗯!沒錯。」他停頓了一下後,接著道,「其實蕾瑆是個很可憐的女孩……」
  「我瞭,她的過去點點滴滴我都一清二楚。」
  他雙手交叉於頭的後方,輕鬆的躺在一大片綠草原上,一陣風輕拂他那金到發亮的頭髮。
  「不過……死,對她而言,是種解脫吧!」
  「Why?」
  「她一直活在被哥哥性侵害的陰影下,外表雖然很開朗,可是她的內心卻一直有陰影。」
  「嗯……」
  「好了,我送你回家吧!」兩人整理了心情後,踏上回家的路。
  「馝,可以和我……交往嗎?」
  「這麼突然……」馝說著,「可以讓我考慮看看嗎?因為梓……」
  「紙?!」他誤會了。
  「是閻梓啦!」
  「太好了!至少……我還有機會。」
  「為什麼?為什麼你可以這麼的開朗,我真的……真的好羨慕你們。」
  「羨慕我們?」他感到好奇。
  「嗯!」她低下頭,黑色的瀏海遮住她美麗的臉蛋。
  「我從小因為某些原因,以致於我無法擁有像你們一樣快樂的童年,無法開心的去上學,也不能和朋友玩,不,應該說……我沒有朋友。」馝繼續說著,「從小,我就被訓練成一個面無表情的人,所有人都認為我怪里怪氣的,除了遠離、還是遠離,沒有人願意接近我,和我交朋友。」
  「馝,手可以借我一下嗎?」
  「要幹嘛?」她信任他,緩慢的伸出右手。
  他也伸出自己的雙手,接著用那雙大手包住她那纖細的小手。
  「馝,有我啊!我願意當馝的朋友,聽馝說心事,和馝談天說笑。」
  「嵐……謝謝你。」
  他鬆手,把手放在她的秀髮上,撫摸著她的頭髮。
  「哎呀!亂掉了耶!」他調戲著她,而她也不是笨蛋,馬上就回嘴了。
  她拉著他的臉頰「Wow!鬆掉了!」她邊說邊笑。
  「可惡,給我回來。」兩人像對情侶般,在河堤玩著「老鷹捉小雞」。
 
  星華高中
  「馝。」閻梓拉著她。
  「放手。」她警告著他,但他卻絲毫不畏懼。
  「我不放。」他堅持著,手抓的更緊了。
  「你根本就不懂我的感受,我已經不想在過那種黑暗的生活了,我受夠了,我只想當個平凡人!」馝繼續激動說著,「就只是平凡人而已,為什麼連個小小的願望,你都不能答應呢?」
  「妳很清楚的,不是嗎?一天殺手,終身殺手,何況,妳應該知道,不論是背叛、還是離開,都只有一條路,就是死。」
  「反正,你就是怕死,對吧?」馝回答。
  「閻少爺並非怕死。」
  「靡玥?!」
  「他是頭頭,如果他開例不殺妳,那底下的人會怎麼說?這點妳有替他想過嗎?」
--夜--
  「我……」馝愣愣的看著閻梓。
  「我知道妳想當平凡人,但現實上,妳已經沒有退出的機會了。」閻梓淡淡的看著馝,放開握緊她的手。
  「那我寧可死了。」馝也淡淡的說。
  「我不准。」閻梓拉起馝的手,往校門口走去。
  「你要幹嘛?」馝掙扎。
  「靡玥,幫我們請假,禁止任何人進入閻家。」閻梓命令。
  「是,少爺。」靡玥轉身,進入訓導處。
 
  閻家
  「你到底要幹嘛?」馝被閻梓拉回家後,氣呼呼的問。
  「閉嘴!」閻梓大喊。
  「你要……唔……」馝剩餘的話通通都被閻梓丟下肚,沒錯,閻梓吻了馝。
  「你……」直到馝沒氣了,閻梓才放開她。
  「還沒結束呢,這只是開始而已。」閻梓媚惑的在馝的耳邊低低的說。
--凝--
  「碰--」門硬生生的被打開了。
  兩人看向門那,同時睜大了雙眼,門那站著一個人,那人正是嵐。
  「你是……嵐?!」閻梓驚呼出聲。
  「嵐,你怎……」馝尚未說完,嘴又被堵住。
  「你……閻梓,你到底是誰?」為什麼閻梓會這樣對待馝?而馝又是誰?嵐不解眼前這一切。
  「哈哈哈,連我們真實身分都不知情,還想英雄救美。」閻梓大笑,手緊緊抓住馝,不讓她有逃跑的機會。
  「你有種就不要拿馝當人質,一對一PK!」嵐冷靜的說。
  「我才不會笨到放馝來讓你得逞呢!」閻梓仍緊緊抓住馝。
  「那我把我的玉珮跟你換呢?」他拿出身上墨綠色的玉珮,上面有明顯的紋路、平滑的質感,一看就知道價值不斐。
  「那……你怎麼到手的?」閻梓顯得驚慌失措,「那種質感、那種顏色、那種種標記,那是葉家相傳的墨珮。」閻梓的手明顯鬆了下來。
  「有資格換了吧。」嵐把玉珮丟了過去。
  「哈哈哈。」閻梓拿到墨珮後便大笑起來,「你還不知道這玉珮的祕密吧?」
  閻梓拿著墨珮,把玉珮中間的裂縫敲開,玉碎成兩半,裡面夾著一張紙,他打開了紙,上面寫道「你被騙了!╰(‵□′)╯ 討厭鬼~」
  嵐看到他一臉難色,便笑著抓馝閃人去。
  「幹,給我回來!」後面的閻梓大喊。
  「兵不厭詐,這是戰爭。」嵐轉身向他吐舌頭。
  出了門後,嵐看到了他最愛的小車車,跑過去撫摸它。
  「哇,好巧!你不會是來接我的吧?」
  「逼--逼--」嵐打開了車,坐上了那雙B跑車,低鳴後迅速衝出,在這之前,他早已叫人把車停在附近。
  「你……嵐,你到底是誰?」馝見他背後勢力極大,除了閻家以外,極少人有那麼大的財富,這一台限量名車可是全世界只有三台,一台在英國皇室內,一台在美國總統那,幾乎是天價的金額,一般貴族也極為難得到,而在台灣見到它根本是奇蹟,用奇蹟來形容還不夠,應該是耶穌復活才夠。
  「我……妳真的想知道?」嵐欲講卻又止口。
  「你不放心我就別講了。」馝看著窗外快速移動的風景。
  「我、我是葉嵐。」嵐看著馝的臉色變化。
  「什麼……?!喂,前面、前面!」馝驚呼出聲。
  「啊!」嵐趕緊開好車。
  「撲、哈哈哈……」兩人都笑了出來。
  「妳應該沒地方住吧?」這次,嵐很認真的開好車。
  「嗯。」馝小聲的回答。
  「來我家吧。」嵐微笑著說。
--羽--



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



摁...再打一篇 交換小說就打完了(灑花

之後的接續 就再更摟~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