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you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殺手(二)

   「輝、靡玥進去收屍吧。」馝走出來,冷冷的對那兩人說著,語畢便揚長而去。
  「哼,裝什麼酷?」輝不屑的說著。
 
  閻家
  「少爺,辦完了。」馝說著。
  「好,乖。」閻梓摸著她的頭。
  「對不起,這是暗的任務。」閻梓抱著她說。
  「少爺……」馝在他懷裡哭著。
  他阻止了她的話,把手放在她的嘴上。
  「現在沒別人,叫我梓。」
  「梓……」「妳想變回十六歲嗎?」
  馝原本是個十六歲的少女,因那不明液體而變成了五歲時的模樣。
  「看梓你怎麼決定。」現在的她,是為了閻梓而活。
  「好,那我要你變回去來陪我。」閻梓對她笑著說。
 
  學校
  「今天有位新同學。」老師說著。
  「我叫馝。」馝冷冷的說著。
  「哇,好可愛的女孩子喔!」「比靡玥還可愛耶!」學生們竊竊私語的談論著。
  (馝?!她怎麼會在這?而且還恢復成十六歲?!)靡玥想著。
  「該坐哪呢?」老師思考著。
  馝拉著老師的衣服角角,指著閻梓旁。
  「哇,好可愛的動作,做起來一點也步做作。」她的動作迷倒了眾男性。
  「可是那是巧兒的座位耶。」老師猶豫著。
  「巧兒不會來了!她因開刀不幸失敗,而身亡了。」閻梓隨便掰了個理由,反正她也真的死了。
  「好吧。」老師沒多說什麼。
  馝走了下來,坐到座位上。
  「閻梓的魅力也太強了吧!把新同學迷的團團轉。」「可是,她的魅力也煞到他拉。」「怎說?」「閻梓一向很沉默,怎麼可能幫別人辯解?」同學們你一句、我一句的談論著。
  下課鐘聲響起,男同學們衝到了馝的座位旁。
  「馝,我叫嵐。」一位名叫嵐的男同學跑過來自我介紹。
  「哼。」馝甩也不甩他。
  「馝現在是我的女朋友了。」閻梓走了過來。
  「梓……」他強行把馝拉走。
 
  陽台
  「你對同學們要熱情點,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。」閻梓對她說著。
  「好。」馝回答。
 
  教室
  「嵐,對不起,剛剛我的態度不好。」馝一副無辜的眼神看著他。
  「摁……沒關係。」嵐心中開始心花怒放。
  「那我先走摟。」馝揮著手。
  「掰掰。」嵐笑著揮手。
 
  放學後,閻家
  「巧兒的事該怎麼處理呢?」馝躺在閻梓懷裡問著。
  「別那麼冷酷嘛!巧兒其實是妳媽媽新對象--葉家,其中之一的殺手,他們居然還派巧兒接近我,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個殺手,葉家居然妄想剝奪閻家的勢力和地位,也太看不起我們閻家了吧!」閻梓清楚的向馝說明。
  「那巧兒為什麼要把媽媽她殺死呢?」馝又回想了那一幕。
  「那件事啊,因為她知道太多葉家的祕密了。」閻梓繼續說著。
  「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內幕?」馝不解。
  「難道我並沒有跟妳說嗎?暗是派去葉家的底細之一。」
  「你不怕他背叛你?」馝仔細的問著。
  「暗他也是葉家和閻家外遇所生的私生子。」
  「外遇私生子?」馝再問。
  「我爸和葉家的那女人生的。暗看閻家地位較大而投靠這,爸他也認了他。」閻梓緩緩地說著。
  「那……」馝想繼續問著。
  「噓,什麼也別講了。」閻梓把手放在她嘴上。
  夜,漸漸暗了。
 
  星華高中
  「嗨。」馝牽著閻梓的手走進校園,向學生們打招呼。
--羽--
  「早安呀。」同學們紛紛向馝打招呼。
  「那個……」有一位女生走到馝面前。
  「嗯?有什麼事嗎?」馝看著那位女生。
  「我……我想和馝做朋友!」那女生說完,馝便看向閻梓,閻梓知道馝的意思便點了點頭。
  「可以呀!」馝高興的說。
  「太好了!對了,我忘記自我介紹,妳好!我叫蕾瑆,也可以叫我小瑆唷!」蕾瑆開心的自我介紹。
  「妳好,我叫馝,他是我男朋友。」馝介紹道。
  「嗨。」閻梓向蕾瑆點頭。
  「他……他是妳的男朋友?!」蕾瑆驚訝的問。
  「我昨天不是有講嗎?」閻梓無奈。
  「屁嘞ㄟ有嗎?」蕾瑆說。
  「嗯。」馝回答。
  「真的假的?!不過,沒想到大冰塊也會談戀愛!」蕾瑆說完便開始大笑。
  「哼!至少我有談戀愛,妳咧?我看妳好像沒談過戀愛吧!」閻梓說。
  「我有!」蕾瑆回答。
  「人嘞?我怎麼沒看到人?」閻梓說。
  「他……死了……被人殺死了。」蕾瑆臉色暗了下來。
  (殺死?難道……他男友也是殺手?)馝心想。
--櫻--
  「影,他其實是個沒有自由的人,從小就開始被逼著讀書和彈鋼琴,在十四歲時,他逃家了,我們……也是那時相遇,後來,他加入了組織,在某次的任務中……被殺死了。」她臉上無絲毫的悲傷,似乎早已習慣了他的離開。
  「組織?!」馝疑惑了。
  「嗯!修……聽說是他在組織的代號,還有,這個……」蕾瑆指著胸口的墜子。
  「項鍊?!」馝再次疑惑。
  「是他留給我的,唯一的東西……」
  閻梓走向蕾瑆,「他……姓閻……和我一樣的姓,對吧?」
  「是啊,他是姓閻啊,不過你怎麼知道?」
  「閻影攸?」他無心理會她所說的話,接著道。
  蕾瑆點點頭。
 
  放學後
  「梓……」馝手忙腳亂的收了書包,接著叫著還在自己世界的閻梓。
  「蛤?!」他轉身。
  「剛剛……你是怎麼了?」
  「為什麼你會知道蕾瑆他男友的事情?」
  「因為,閻影攸……是我的兄弟。」
  「兄弟?!」
  他點點頭。
--夜--
  「他是我的親哥哥,在他逃家的時候我們就認定他死了。」他帶著憂鬱的眼神望著天空。
  「這個就是蕾瑆身上的項鍊吧!」閻梓拿了一張照片遞給馝。
  「是……」馝仔細的看著照片中深綠色的墜子。
  「這個。」閻梓又從身上取下一條項鍊。
  「一樣的!?」馝驚訝的看著閻梓手上的墜飾,那是跟照片中一樣款式,只差在他是深藍色的。
  「這是我爸設計的,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,不過自從哥哥死去後,他身上的項鍊也跟著消失,爸爸曾經想要找回來,但卻毫無消息,現在,竟然出現了……」閻梓說明。
  「你要……拿回來嗎?」馝怯怯的問。
  「你會幫我吧?」閻梓問。
  「我……」自從馝殺了自己的媽媽之後,對於殺人,她都有恐懼。
  「你?」閻梓疑惑的看著她。
  「是……」馝答應了。
  「不過應該不用殺了她吧?」馝問。
  「咦……!你何時開始關心別人的生死?」閻梓邪惡的眼神望向她,緩緩地向她走去。
  「你……沒有啊……」隨著閻梓往前一步,馝就向後退一步,直到了牆邊。
  「怎麼一直後退呢?」閻梓邪邪的笑,往她身邊靠。
  「我……」馝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。
--凝--



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



我以為可能二或三就會把寫的打完

結果居然意外的多 可能要四到五才會打完...(默

而且那也不算是真的結局(?

後面感覺還有劇情呀呀呀...

可能 之後把交換小說打完後 我自己再把後面給補完

最近好多坑要補...(默

開學我要拼學測 寒假我做的完嗎 (疑問


此篇 劇情亂亂亂個不行...

隨便看看吧...(默 畢竟國中的程度(啥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