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you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殺手(一)

   「太好了,你終於醒了!」巧兒是我的未婚妻,她的個性就如她的名字一樣,乖巧又口愛,只是……唯一令人生氣又無奈的是,我們都還是個高中生,雙方父母規定在畢業前不能Kiss、H,但他的每個舉動都使我受不了!
--夜--
  「唔……這裡……是哪啊?」她水汪汪的眼神直直看著他。
  「妳……這裡是醫院啊,妳現在覺得怎樣?」他嚥了口水,緩緩地講,「妳知道我是誰嗎?」他想了想又問。
  「閻梓,你……」她還沒說完話,他就插嘴了。
--凝--
  「我真的真的好想妳,妳不在的這幾天,我都擔心著妳。」他抱著巧兒高興的說。
  此時碰的一聲,門打開了。
  「你們倆在做什麼!」說話的是我們高中同學──靡玥,她可是本校的校花呢!
--羽--
  「妳怎麼過來了?」閻梓看著靡玥。靡玥笑著走了進來,便說,「我當然是來看我的好姐妹囉!怎麼?怕我搶走她呀?」靡玥看了看閻梓。
  「小玥,我好想妳捏。」巧兒說著。
  「有嗎?妳會想我嗎?我看妳是想閻梓比較多吧!」靡玥捏了捏巧兒的臉,接著便看向閻梓,「我有事跟你說,出來一下吧!」閻梓聽到便跟了出去。(有什麼事需要到外面去講呀?跟去看看!)巧兒偷偷跟了出去。
 
  病房外
  「有什麼事嗎?」閻梓問。
  「暗叫你回去。」靡玥簡短的說。
  (暗?他是誰?閻梓跟他是什麼關係?)巧兒想著。
--櫻--
  靡玥拉開門,「巧……兒?!」
  「那……那個……」巧兒正想解釋,閻梓搶先說,「巧兒,你怎麼不乖乖躺在床上休息?!」閻梓用新娘抱的姿勢把巧兒抱上床。
  「閻梓,放我下來啦!」巧兒掙扎著,她該不會全偷聽到了吧,要是……
  鈴───
  「喂?!」
  「閻梓,快點回來……」是輝啊!
  「抱歉,那是不可能的。」嘟……嘟……
  「怎麼了?為什麼掛人家的電話?」
  「沒,只是打錯電話啦!」
  又來了,最近都是些單調的對話,我反而覺得最近閻梓和靡玥比較好,他們好像才是男女朋友。
  「巧兒,我和閻梓先回去囉!」靡玥勾著閻梓的手向巧兒說。
  「哦!」哼,什麼嘛!!!
--夜--
 
  閻家
  「暗,快說,到底怎麼了,為什麼靡玥要我回來,你們兩個也催我回來?」閻梓被靡玥拉回家後,立刻甩開她,劈頭開始大罵又大問。
  「找到她了。」暗冷冷的說。
  「誰?」閻梓疑問。
  「那位爺爺的孫女。」輝接著回答。
  閻梓聽到這些,思緒飄到五年前……
  (那是閻梓第一次跟著進香團到南部的山中,突然「碰!」,遊覽車為了跟一台小賓士閃躲,掉入了山崖中。
  「唔……好痛。」當年閻梓只有十二歲。
  「孩子,你沒事吧?」一位老爺爺看著被鐵板壓到的閰梓,關心的詢問。
  「沒事……」閰梓虛弱的回答。
  「等我一下,我馬上幫你把板子移開。」說完,那位老爺爺抬起鐵板,緩緩地移開。
  「老爺爺,我們快逃吧!這裡高溫,或許等一下車子就要爆炸了……」閰梓緊張的說。
  「沒用的,孩子,請幫我個忙就好。」老爺爺捂著肚子。
  「爺爺請說,只要我有能力,我一定會完成。」閰梓看到他肚子上的血,才明白他忍著痛,救了自己一命。
  「我有個孫女,幫我好好照顧她,她是馝……」老爺爺越說越小聲,最後斷氣了。
  「馝?」其實閰梓並沒有聽清楚他說什麼,只知道有「ㄅ一」的音。
--凝--
  他到處看了看,才發現賓士車上坐著一位小女孩,車上其他人都死了。)
  而那小女孩,正是靡玥。
  「閰梓,暗的任務需馝出面嗎?」靡玥冷冷的哼著。
  他看了身旁五歲的小女孩--馝,她是在那件事中的小寺廟所找到的。
  現在的她,可是閰家的實驗品六十二號,被注入某種液體,成為終極殺手,為閰家行事。
  「少爺,有什麼命令嗎?」馝低著頭說著,她好恨,她恨沒自由。
--羽--
  「這次的任務,就是去殺了她。」說完,閰梓拿出一張照片,馝面無表情地看了照片,她顯得有些驚慌,因為照片中的中年女子,竟是五年前狠心拋棄她的媽媽,那個眼中只有錢的媽媽,這次的任務竟然是殺了媽媽,雖然自己是多麼的恨她,但她知道她下不了手,畢竟她是爸爸最愛的女人。
  五年前,媽媽為了錢而暗中和別人交往,她拋棄了我和爸爸,但爸爸竟然笨到去成全她,因為她希望媽媽能幸福……
  「這……這是?」馝驚慌的看著閰梓,而閰梓也看出她難得的驚慌,「這是妳這次的任務,做不到嗎?」
  「我……不是的,我……」面對閻梓的質問,她怎敢說出「做不到」這句話呢?
  「我相信妳應該不敢拒絕吧?別忘了,妳現在可是我們閻家的實驗品呢!」閻梓走到馝的背後說著。
  是呀!她可是閻家的實驗品,哪有拒絕可言……但,她真的做不到呀……
  馝鼓起勇氣開口:「抱歉,這次的任務我做不到。」
  閻梓沒想到她竟然會拒絕,做事一樣最俐落的她竟然對這次的任務感到害怕,看來……照片中的女人,對她來說一定不簡單。
--櫻--
  「這個任務,就由馝接手,輝和靡玥協助她。」暗丟下這句話後,馝就激動的說,「可……可是我……」
  「馝,妳自己是什麼身份?」
  「閻家的……實驗品……」
  「清楚就好,這個任務,給妳兩星期的時間。」暗拿出一隻手槍,走向馝,手槍絲毫不留情的靠在馝的太陽穴旁,「時間一到,任務未完成,死的人……就是妳。」暗丟下手槍,轉身離開。
  「輝,我們先去調查,我想……馝她需要冷靜一下。」靡玥拉起輝的手,走向一向關閉的大門。
 
  一天後
  「馝,我們找到她了!」他們二人和馝約在一家私人的Coffee Shop
  「她在一間酒店工作,住在χχχ」她舉杯,喝了一口。
  「酒店?!是在χχχ附近的那一家嗎?οο酒店。」她放鬆一整天一直繃緊的身體,倚在倚背上。
  「沒錯……而且,我們還知道,她是一個小女孩的媽媽。」
  馝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著。
  「是馝,對吧?那個小女孩就是馝吧?」
  她忍不住了,一滴滴的淚水,順著臉頰流下。
  「是的……」她沒有哭出聲音,只是藏在心中的祕密,一瞬間被挖空,只是她從來不知道,她的媽媽……居然是個酒家女……
  一行人帶著手槍到了οο酒店,一場親人的廝殺就此開戰……
--夜--
  「馝,這次的任務,暗要你自己動手。」輝冷冷的說,丟下一把手槍和一盒小刀,便即轉身走人。
  「靡玥?」馝轉頭看著靡玥。
  「小心巧兒。」靡玥扔下這句話就跟著輝離開οο酒店。
  「巧兒?」馝喃喃的重複靡玥的話,然後撿起輝丟下的東西藏在衣服裡,進入酒店的櫃檯。
  「咦……妳是……」一位穿著妖豔的女子看著馝。
  「我找朴京洛。」馝冷冷的插了她的話。
  「她在三樓八十三館編號四十七。」那女子被馝的表情嚇了一跳,愣愣地說出地點。
  而馝連看都沒看她一眼,便往三樓的方向走去,直到了八十三館編號四十七門外,她才頓了頓腳,思考如何狠下心,過一片刻,她推開門……
  「小朋友,妳不可以近來唷!」一位帥氣的服務生阻擋了馝的路線。
  馝抬起頭,望了那服務生一眼,直直的看著門內的動靜。
  「啊……」突然,一位女子痛苦的尖叫聲傳近馝的耳朵,那女子正是馝的媽媽--朴京洛。
  「媽!」雖然已過多年,但馝仍記得媽媽的聲音。
  「小朋友,不可……」那服務生緊張地抱著欲往內衝的馝,但還是晚了一步。
  「是誰……?!」馝一進到那混亂的場面,便即看到巧兒雙手持刀的站在那,而其中一把刀已沾滿了血,地上躺了一個氣息微弱的女人,她是朴京洛。
  「媽……妳……」馝傷心的看著朴京洛,但已習慣冷淡的她,沒有哭出一滴淚。
  「妳是誰?妳怎麼會在這?」巧兒驚訝的問。
  「是妳殺了我媽?」馝問。
  「正是。」巧兒貪婪的眼神出現在臉上。
  「那就失禮了。」砰……一聲,馝手中的兩把手槍分別擊斃了巧兒和朴京洛。
  「妳……」那服務生目睹了一切。
  「沒人叫你看。」馝冷冷哼出聲,又舉槍斃了他。
--凝--



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:.。..。.:*╭



其實這篇是好久以前 大概兩年前...

還是國二的我和同學一起交換的小說

原本應該只是個戀愛向 結果意外搞成無取向...

後面比較好笑.0.只是太晚了所以明天再打...

羽是我噢:">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